<output id="dfhh7"><del id="dfhh7"></del></output>

        <track id="dfhh7"></track>
        <track id="dfhh7"><strike id="dfhh7"><rp id="dfhh7"></rp></strike></track>

          <big id="dfhh7"><strike id="dfhh7"><span id="dfhh7"></span></strike></big>

          《吆喝》原文賞析(人教版初二)


                  一位二十年代在北京作寓公的英國詩人奧斯伯特.斯提維爾寫過一篇《北京的聲與色》,把當時走街串巷的小販用以招徠顧客而做出的種種音響形容成街頭管弦樂隊,并還分別列舉了哪是管樂、弦樂和打擊樂器。他特別喜歡聽串街的理發師(“剃頭的”)手里那把鉗形鐵鉉。用鐵板從中間一抽,就會呲啦一聲發出帶點顫巍的金屬聲響,認為很像西洋樂師們用的定音*。此外,布販子手里的撥啷鼓和珠寶玉石收購商打的小鼓,也都給他以快感。當然還有磨剪子磨刀的吹的長號。他驚奇的是,每一樂器,各代表一種行當。而坐在家里的主婦一聽,就準知道街上過的什么商販。最近北京人民廣播電臺還廣播了阿隆·阿甫夏洛穆夫以北京胡同音響為主題的交響詩,很有味道

                  囿于語言的隔閡,洋人只能欣賞器樂。其實,更值得一提的是聲樂部分--就是北京街頭各種商販的叫賣

                  聽過相聲《賣布頭》或《改行》的,都不免會佩服當年那些叫賣者的本事。得氣力足,嗓子脆,口齒伶俐,咬字清楚,還要會現編詞兒,腦子快,能隨機應變

                  我小時候,一年四季不論刮風下雨,胡同里從早到晚叫賣聲沒個停

                  大清早過賣早點的:大米粥呀,油炸果(鬼)的。然后是賣青菜和賣花兒的,講究把挑子上的貨品一樣不漏地都唱出來,用一副好嗓子招徠顧客。白天就更熱鬧了,就像把百貨商店和修理行業都拆開來,一樣樣地在你門前展銷。到了夜晚的叫賣聲也十分精彩

                  “餛飩喂--開鍋!”這是特別給開夜車的或賭家們備下的夜宵,就像南方的湯圓。在北京,都說“剃頭的挑子,一頭熱。”其實,餛飩挑子也一樣。一頭兒是一串小抽屜,里頭放著各種半制成的原料:皮兒、餡兒和佐料兒,另一頭是一口湯鍋?;痖T一打,鍋里的水就沸騰起來。餛飩不但當面煮,還講究現吃現包。講究皮要薄,餡兒要大

                  從吆喝來說,我更喜歡賣硬面餑餑的:聲音厚實,詞兒樸素,就一聲“硬面--餑餑”,光宣布賣的是什么,一點也不吹噓什么

                  可夜晚過的,并不都是賣吃食的,還有唱話匣子的。大冷天,背了一具沉甸甸的留聲機和半箱唱片。唱的多半是京劇或大鼓。我也聽過一張不說不唱的叫“洋人哈哈笑”,一張片子從頭笑到尾。我心想,多累人??!我最討厭勝利公司那個商標了:一只狗蹲坐在大喇叭前頭,支棱著耳朵在聽唱片。那簡直是罵人

                  那時夜里還經常過敲小鈸的盲人,大概那也屬于打擊樂吧。“算靈卦!”我心想:“怎么不先替你自己算算!”還有過乞丐。至今我還記得一個乞丐叫得多么凄厲動人。他幾乎全部用顫音。先挑高了嗓子喊“行好的--老爺--太(哎)太”,過好一會兒,(好像餓得接不上氣兒啦。)才接下去用低音喊:“有那剩飯--剩菜--賞我點兒吃吧!”

                  四季叫賣的貨色自然都不同。春天一到,賣大小金魚兒的就該出來了,我對賣蛤蟆骨朵兒(未成形的幼蛙)最有好感,一是我買得起,花上一個制錢,就往碗里撈上十來只;二是玩夠了還能吞下去。我一直奇怪它們怎么沒在我肚子里變成青蛙!一到夏天,西瓜和碎冰制成的雪花酪就上市了。秋天該賣“樹熟的秋海棠”了。賣柿子的吆喝有簡繁兩種。簡的只一聲“喝了蜜的大柿子”。其實滿夠了??赡菚r小販都想賣弄一下嗓門兒,所以有的賣柿子的不但詞兒編得熱鬧,還賣弄一通唱腔。最起碼也得像歌劇里那種半說半唱的道白。一到冬天,“葫蘆兒--剛蘸得”就出場了。那時,北京比現下冷多了。我上學時鼻涕眼淚總凍成冰。只要兜里還有個制錢,一聽“烤白薯哇真熱乎”,就非買上一塊不可。一路上既可以把那燙手的白薯揣在袖筒里取暖,到學校還可以拿出來大嚼一通

                  叫賣實際上就是一種口頭廣告,所以也得變著法兒吸引顧客。比如賣一種用秫秸稈制成的玩具,就吆喝:“小玩藝兒賽活的。”有的吆喝告訴你制作的過程,如城廂里常賣的一種近似燒賣的吃食,就介紹得十分全面:“蒸而又炸呀,油兒又白搭。面的包兒來,西葫蘆的餡兒啊,蒸而又炸。”也有簡單些的,如“鹵煮喂,炸豆腐喲”。有的借甲物形容乙物,如“栗子味兒的白薯”或“蘿卜賽過梨”。“葫蘆兒--冰塔兒”既簡潔又生動,兩個字就把葫蘆(不管是山楂、荸薺還是山藥豆的)形容得晶瑩可人。賣山里紅(山楂)的靠戲劇性來吸引人,“就剩兩掛啦”。其實,他身上掛滿了那用繩串起的紫紅色果子

                  有的小販吆喝起來聲音細而高,有的低而深沉。我怕聽那種忽高忽低的,也許由于小時人家告訴我賣荷葉糕的是“拍花子的”拐賣兒童的,我特別害怕。他先尖聲尖氣地喊一聲“一包糖來”,然后放低至少八度,來一聲“荷葉糕”。這么叫法的還有個賣蕎麥皮的。有一回他在我身后“喲”了一聲,把我嚇了個馬趴。等我站起身來,他才用深厚的男低音唱出“蕎麥皮耶”

                  特別出色的是那種合轍押韻的吆喝。我在小說《鄧山東》里寫的那個賣炸食的確有其人,至于他替學生挨打,那純是我瞎編的。有個賣蘿卜的這么吆喝:“又不糠來又不辣,兩捆蘿卜一個大。”“大”就是一個銅板。甚至有的乞丐也油嘴滑舌地編起快板:“老太太(那個)真行好,給個餑餑吃不了。東屋里瞧(那么)西屋里看,沒有餑餑賞碗飯。”

                  現在北京城倒還剩一種吆喝,就是“冰棍兒--三分啦”。語氣間像是五分的減成三分了。其實就是三分一根兒??梢娺@種帶戲劇性的叫賣藝術并沒失傳。


          編輯整理:武漢龍門尚學

          聯系我們

          報名咨詢: 柳老師 15527095332

          龍門尚學簡介

          龍門尚學教育

                武漢龍門尚學是上市公司龍門教育(股票代碼:838830)旗下中小學校外教育高端品牌,專注中小學個性化教學。課程服務包含精品一對一、精品班組課、中高考全托沖刺。堅持能力至上的教學理念,按照龍門3A高效學習系統,致力于幫助學生改善學習方法,培養學習習慣,以學習能力提升促進考試成績提高。 龍門尚學采用名師合伙人機制搭建名師聯盟,并推出尚學云課搭建O2O混合式學習平臺,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名師課程共享。目前在武漢地區有13個校區,分別為江夏校區、光谷校區、水果湖校區、取水樓校區、徐東校區、胭脂路校區、南湖校區、青山校區、吳家山校區、永清校區、崇仁路校區、鐘家村校區、中南校區,基本覆蓋武漢主要區域。

          聯系我們

          報名咨詢: 柳老師 15527095332

          一對一教學環境

          在線報名
          電話
          短信
          好大?太涨?快点深一点h
            <output id="dfhh7"><del id="dfhh7"></del></output>

                <track id="dfhh7"></track>
                <track id="dfhh7"><strike id="dfhh7"><rp id="dfhh7"></rp></strike></track>

                  <big id="dfhh7"><strike id="dfhh7"><span id="dfhh7"></span></strike></big>